大马厩

published at 26/07/2017

大马厩本身还分成数个区域:辕马棚、纯血马舍、厨房和日常鞍具间、庆典鞍具间、大厅、马车库、室内驯马场和矮种马栏。

用于容纳驾车的半血辕马的马厩中有数个马栏。辕马不需拉车时即被拴在马栏里。这座建筑物自1877年以来一直保持其内部原貌,如隔栏、写有马匹名字的装饰框、长椅、装饰五彩铸铁牌的铸铁食槽和饮水槽、黄铜球和钩子、弧光灯等。木板墙上贴有毡垫,以防止马匹弄伤胁部。马厩墙上有一块镶有雕刻木框的板子。板子上注明一天当中每个小时马夫和马厩仆从应该完成的任务。

辕马马厩之后是骑乘马马舍。由于用于骑乘的纯血马比辕马的性格更加焦躁,因此每匹纯血马都有单独的马舍,而且在马舍内也不用被拴住。目前的光面墙壁其实在50年代前覆有一层清漆木镶板。矮门上曾安装保护垫,以防止马匹弄伤膝盖。马舍后部有一条从外部无法看到的狭长的拱顶长廊。仆役们可以穿过这条通道方便顺利地从厨房前往辕马马厩。

从主庭院还可以进入厨房和日常鞍具间。日常鞍具间宽敞开阔,三面墙壁上镶有木板。这里既是人们冬天在每次使用鞍具后对其进行清洁保养(拆卸、清洗、干燥、上油、组装)的场所,也是为马匹配制麦麸燕麦饲料(煮熟的粮食)的地方。两盏原本悬挂在大厅内的弧光灯与巴黎卡尼尔歌剧院和市政厅使用的弧光灯相似,显示了马厩的现代化——马厩自1898年起即使用电照明。

日常鞍具间的旁边是庆典鞍具间。这座鞍具间一直保持19世纪末的风貌,并存放了大量鞍辔、钢铁器具及马鞭,因此被视作目前法国最精美的鞍具间之一。所有鞍具和挽具均由19世纪最负盛名的马具制作厂制作,如爱马仕、克莱门特、阿德勒和亚当等。这些辔头,无论是带胸带和皮质铃铛颈圈的运动式,还是带镀金青铜装饰英式颈圈的庆典式,抑或是矮种马使用的单挽具或双挽具,其摆放方式均是围绕鞍具挂在墙上。这是一种放置庞杂马具的传统方式。

位于中央的大厅凭借其庞大的规模成为整座马厩的中心。其宽大的屋顶保证在此工作的人们一年四季均不会受到风吹雨淋日晒的干扰。马车每次使用完毕后的清洗、马匹的洗刷、马蹄铁匠给马匹钉马掌、拴住马匹并给其套上从旁边的鞍具间取出的鞍辔,这些工作均在这间大厅中完成。所有活动均要在规定的时间进行(清洁刷洗马匹、给马匹装上鞍具、穿上号衣等),工作安排板上注明团队中的每个成员(马夫、车夫、马夫副手、青年马夫等))应在一天内完成的工作指令。

接下来是两座马车库。第一座存放的四辆马车属于德布罗意家族,第二座车库展出一辆庆典使用的四轮双座蓬盖马车。

庭院的一角有一座直径约十几米的小型室内驯马场。当年,亨利-阿梅德·德布罗意王子率领一众宾客舒适地坐在马道上方的圆形廊道内观看驯马师用缰绳驯马。为了建造这座驯马场,保罗-欧内斯特·桑松利用了由肖蒙的雅克-唐纳蒂安·勒雷建造的陶瓷或水晶烧窑的基座。目前,只有通道上面的墙壁是烧窑的组成部分,地面部分已经被降低。墙体的下部以及屋顶和圆锥顶为桑松的作品。

城堡还设有一座矮种马马厩。它包括马厩四角的四座马舍,以及北墙两座马舍间开辟出的三座马栏。这座矮种马马厩保留了原始的护墙板、隔板、食槽和草料槽,其奢华程度与辕马马厩相当。唯一的不同是每间马舍都安装带有安全系统的门,每间马舍的门都可以单独关闭,因此,马匹无法自己将门打开,并且不会被门把手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