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最后的私人业主

published at 27/07/2017

德布罗意王妃

“我想要这个,我想要这个……”。

当有一天,糖商路易·塞的孙女——玛丽-夏洛特·康斯坦斯·塞(1857年至1943年)和她的姐姐——布里萨克侯爵夫人珍妮·塞(1848年至1916年)在卢瓦尔河畔散步时,她折服于卢瓦河畔肖蒙城堡的美丽,并发出这样的愿望。1875年3月17日,17岁的塞家小姐成为卢瓦尔河畔肖蒙城堡及其领地的新主人。整座庄园占地面积1025公顷。

1875年6月7日,这位塞家小姐在巴黎的马德莱娜教堂与亨利-阿梅德·德布罗意王子成婚。

这位父母双亡的新娘给夫家带来1200万金法郎以及肖蒙城堡和坐落在巴黎索尔费里诺街10号的一处豪宅。当时,除罗斯柴尔德家族外,法国再没有比塞家小姐更富有的继承人。婚后不久,德布罗意王妃将肖蒙城堡作为其惯常居住地。此后的半个世纪间,这座豪宅成为大排筵宴之所。

加布里埃尔-路易·普兰盖(1885年至1965年)是当时的一位时髦绅士,也是德布罗意夫妇的挚友之一。他曾是肖蒙多年的座上宾,经常从秋末开始在城堡住上三个月,并在夏季住上一个月。多次造访法国和欧洲其他国家贵族豪宅的经历促使他写就一本名为《三十年之城市夜宴》(30 ans de dîners en ville) 的书。书中以浓墨重彩描写了德布罗意家族时期肖蒙城堡的日常生活。尽管其对史实的认知让人生疑,但其对德布罗意家生活的见证则极具价值。

“当她(玛丽-夏洛特•康斯坦斯•塞)乘坐姐姐——布里萨克侯爵夫人的天鹅绒顶棚马车,在戴长卷假发的奴仆的陪同下,来到马德莱娜教堂时,教堂内早已坐满宾客和看热闹的人,教堂外的广场和台阶也被人群遮蔽得严严实实。她对姐姐说:珍妮,人太多了,咱们明天再来吧。”1

“几百万在她眼里不值一文。尽管她也会像普通人一样,大声抱怨价格的昂贵,但只要是看中的东西,就会毫不犹豫地出手买下。如果她想让一位朋友来到身边,就绝不容许发出的邀请电报或打出的电话遭到拒绝。一旦遭拒,她就会变得像小孩子一样绝望,并说自己被大家遗弃。 [...]为了出门远航,她命人装备游艇,就如同她为去裁缝店方便而购置汽车一样。”1

筹备舞会或晚宴时,她首先要拿出各种宾客的名单选择她想邀请的客人。宾客的储备包括:至交契友和上流社会人物、王室贵胄皇亲国戚、驻外使节外国友人、舞蹈和戏剧界名人、桥牌高手,此外还得邀请一些无足轻重但还算有用的人(如才艺双全的单身女性。她们虽然形单影只,而且并不富有,但却知书达理,并且可以活跃气氛)。
王妃每年至少在肖蒙度过半年时间。长住城堡的宾客数量每天都保持在十五人上下。这些宾客往往旅居城堡数周之久。除此之外,周末还有其他贵客驾临,造访城堡的王公贵族们还要带来他们的侍从。德布罗意称之为“飞客”。这座富丽堂皇的城堡曾接待过许多欧洲及东方国家的君主(如英国的爱德华七世、葡萄牙的堂·卡洛斯、罗马尼亚的查理一世、印度卡普尔塔拉、巴罗达、帕蒂亚拉的王公贵族们)、最知名的学者以及最著名的艺术家(如夏尔·勒巴尔吉、弗朗西斯·普朗克、弗朗西斯·普兰特、玛格里特·德瓦勒等)。

“我曾在此见到过来自欧洲和文明世界的最杰出的客人。他们的对话宛若音乐一样美妙动听,又仿佛是在悠扬的提琴伴奏下最眼花缭乱的舞蹈。德布罗意王妃是极富修养的文人,完美的艺术家,她的周围聚集着魅力十足的智者。”1

德布罗意王妃是一位充满无限幻想,但又极为任性的女人。尽管她天赋异禀,但厌烦一切规矩、痛恨任何纪律、喜怒无常的作风也是其令人无法容忍的缺点。她的要求让所有厨师和管家大伤脑筋。由于主厨永远无法估计到她什么时候会饿,因此每天都要准备数顿内容相似的晚餐,以便可以随时上菜(菜单中约有11道菜和甜点)。

1905年,塞家的糖厂经理克罗涅尔在投资中惨遭失败。幸好德布罗意王子善于理财,王妃的个人财富才未受影响。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召开了一次家庭议会,长子阿尔伯特·德布罗意王子(1876年至1922年)、次子雅克·德布罗意王子(1878年至19​​74年)和玛格丽特·德布罗意公主(1883年至1973年)均出席了会议。家庭成员们用很长时间讨论了这个家庭庞大的生活开销,最后,德布罗意王妃得出如下结论:“鉴于我们现在要限制花销用度,因此,我决定取消下午茶时间的鹅肝酱小面包。”

不管有没有鹅肝酱,肖蒙的生活还像以前一样继续。克罗涅尔的失误让糖厂遭受重创,损失将近2800万金法郎。然而,那时的德布罗意王妃仍有成百上千万财产让其足以维持奢靡的生活。她继续被挚友和门客们包围,并为自己赢得盛情好客之名。
在克罗涅尔投资惨败数年后,1917年11月,德布罗意王子去世。精明的王子从1875年起就逐步扩大了卢瓦河畔肖蒙庄园的面积。德布罗意王妃则完全不谙管理之道,家族产业日渐凋零。1929年的股市崩盘更是雪上加霜,货币贬值,王妃也损失了数百万的巨额财富。
1930年9月19日,年届72岁的王妃在伦敦再度成婚,新郎为年仅43岁的西班牙王子——奥尔良和波旁的路易-斐迪南(1888至1945年)。

尽管资产雄厚,但由于屡次出现财政困难的状况,奥尔良和波旁王妃不得不出售了她位于巴黎索尔费里诺街10号的豪宅,并将肖蒙庄园分成小块售卖。此外,王妃还拍卖了自己拥有的数百件艺术品。

1937年10月12日,布卢瓦初审法院判令法国国家政府征用奥尔良和波旁王妃的这座庄园,以将其作为公共设施使用。为此,国家政府从文物古迹专项基金中拿出180万金法郎补偿奥尔良和波旁王妃。1938年8月1日,国家正式接手庄园。

奥尔良和波旁王妃的晚年在巴黎的两座豪华酒店(丽兹和乔治五世)及其位于格雷奈尔街的巴黎寓所中度过。1943年7月15日,王妃在其寓所中去世,享年86岁。 

自2007年2月起,法国国家政府将卢瓦尔河畔肖蒙庄园的所有权下放给中央-卢瓦尔河谷大区。

1 《三十年之城市夜宴》(Trente ans de dîners en ville),加布里埃尔-路易•普兰盖(Gabriel-Louis Pringué)著,法国Revue Adam出版社1950出版。


阿梅德•德布罗意王子

阿梅德·德布罗意王子(1849年至1917年)的父亲是雅克-维克托·阿尔贝·德布罗意公爵(1821年至1901年)。德布罗意公爵曾在帕特里斯·麦克马洪执政期间于1873年1877年两度出任国务会议主席(即总理),并于1862年当选为法国学术院的历史院士。阿梅德•德布罗意王子则是行伍出身,至少于1875至1890年期间在军队担任军官。军旅生涯让其不能与王妃日日厮守,因此引起王妃的哀怨连连。或许就是由于王妃的坚持,王子后来辞去了军中职务。

赋闲在家的王子开始对科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成为一位理家好手,要知道,王子家大业大,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巨大的肖蒙庄园。

庄园的改造工程分为数个阶段:

1875年至1900年:建筑师保罗-欧内斯特•桑松(1836年至1918年)对城堡进行整修和现代化改造。城堡建筑物上的每块砖石几乎都被一一取下检查,如有破损,则以新砖石替换。其父德布罗意公爵在1898年10月3日给儿子的信中写道:“我最为赞赏的另一项品质就是你以真正的艺术家的眼光,在不改变其特色的前提下,对古老典雅的肖蒙城堡进行修复。我真的希望那些德高望重的评论家们能来亲自领略一下这件了不起的建筑精品;你将跻身艺术家的行列。你值得拥有这项荣誉。并且,像很多时候一样,这样的声誉并非你的谦逊可以为你赢得的。”1877年,桑松再度出马,为城堡设计了当时全欧洲最豪华最现代的马厩。

庄园的第二个发展期从1875年的土地收购开始。当时,由于土地租金较低,并且本地区的农业不景气,庄园得以收购了大量土地。至1917年德布罗意王子去世,庄园的占地面积已从最初的1025公顷激增至约2500公顷。  

有了大量土地,王子就掌握了实施大规模排水工程的先决条件,以实现其从土地上获得收益的雄心壮志。他命人清理土地中的岩石,以为农具的使用扫清障碍。为了将田地连成一大片,他命人将小沟渠填平。他还让人对牧场和生长不良的树林进行开垦,以拓展出更多大片耕地,从而进一步促进土地的合理开发利用。 古老的泥灰岩矿场形成的水坑被填平。为猎物饮水方便,庄园建起了新的水塘。农作物生产片区的道路经过了重新设计和整修。德布罗意王子向其土地所属的村镇提出,由其出资对乡间道路进行整体改造。由此新建的道路总长达约33公里,此外还兴建了6座狩猎城堡和7座农场。

庄园的第三次改造从1884年开始。王子夫妇邀请当时著名的景观设计师——亨利•迪歇纳(1841年至1902年)为庄园设计一座带亭台楼阁点缀的景观园林(包括水堡、狗墓地和乡野桥梁等景点)。

最后,在1903年至1913年期间,德布罗意王子聘请建筑师马尔赛•博瓦耶(1850年至1942年)在庄园内建造一座既现代又合理的示范农庄(其中包括放牛人和车夫的住房、汽车库、养驴场、农具库和猪舍等)。这项工程持续了十年之久,并且最终也未全部完成。

阿梅德·德布罗意王子因支气管肺炎去世,享年68岁。1917年11月6日,雅克·德布罗意(1878年至1974年)在父亲去世不久后写给妻子的信中动情地言道:“王妃(指其母阿梅德·德布罗意王妃)失去了丈夫,就仿佛失去了一切。这是一位温柔善良的模范丈夫。终其一生为王妃谋求幸福,可谓是为王妃而生。”转过一周的周二,即1917年11月13日,王子的遗体运抵肖蒙,并停放在被临时改为停灵教堂的礼拜堂内,后被安葬在肖蒙的家族墓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