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性公园

published at 26/07/2017

和古老的城堡相比,肖蒙公园的历史要短得多。直到十九世纪80年代,庄园的风貌仍和现在大不相同。

当时,在城堡对面如今公园的位置上是一座村庄。村庄分为两部分(普拉斯村和弗雷迪耶村),共有房屋113座。此外,圣尼古拉塔下有一座教堂和神甫住宅,小村庄后面还有一座公墓。

当时城堡唯一的点缀是几片栽种花卉并设有小路的草地。

其实,早在景观公园修建前,某些道路业已存在。十八世纪时,公园东南部主路的一部分种植栗树,城堡东侧有一条种植椴树的林荫道。此外,城堡在1830年至1847年间的主人——阿拉蒙伯爵栽种了一些雪松。

景观设计师亨利·迪歇纳着手兴建公园。按照构想,庄园将经历一次彻底改变,一座大型英式景观风格的休闲公园将在庄园内诞生。工程从1884年持续至1888年,总耗资约56万金法郎。景观设计师的构思终于弥补了城堡的欠缺,美丽的公园成为城堡的精致点缀与衬托。

为了兴建公园,从1884年起,亨利-阿梅德·德布罗意王子购买并拆除了城堡前的所有建筑。随后,由他出资在卢瓦尔河畔建起了一座新村。现在的教堂及神甫住宅在同一时期根据建筑师保罗-欧内斯特·桑松的图纸兴建。公墓被迁往他处。

游人可沿着公园内的曲线形主路赏景,或在公园边缘的环形道路上领略花园概貌。园内还开辟了一些设计巧妙的切线形、椭圆形和螺旋形小路,以便将主路延长,或通向特定景观。公园中还设有八条大道,其中五条在城堡入口处交汇。园内种植常绿植物,因此即便在冬季,道路及树丛的轮廓依然清晰。树种的选择经过深思熟虑,颜色搭配极为和谐,特别是在秋季。至于城堡周围种植的雪松,其深色叶片优美地衬托了城堡的浅色石料。最引人注目的树木都被单独种植。此外,迪歇纳设计的景观组合发挥了庄园的优势。设计巧妙的大道将卢瓦尔河以及构成德布罗意庄园的广阔农田和林地纳入游人的视野。

公园还包括其他各类景观:

被称为“水堡”的蓄水池早在德布罗意家族购得城堡之初即被修建,其兴建时间早于景观设计师亨利·迪歇纳兴建公园的时间。后来,亨利·迪歇纳巧妙地将蓄水池融入了由乔木和灌木组成的树林中。起初,水堡的主要用途是为附近的第一个蔬菜园提供灌溉用水。水堡中的水来自卢瓦尔河。安装在一间村舍中的水泵直接从卢瓦尔河中抽水。原来的金属储水罐目前已停止使用。从1987年开始,灌溉用水仍旧从卢瓦尔河中抽取,但储水的地方已改在水堡旁开辟出的一片林间空地下。这片储水区域原来并不存在。

这座如诗如画、或是“充满乡野风情”的桥梁是公园中最主要的点缀性小建筑。它横跨在溪谷之上,将被溪谷分开的休闲公园与瓜卢花园联系在一起。但是,在亨利·迪歇纳的第一个方案中,有关桥梁的设计却与此大相径庭:他建议修建一座连续跨越道路与溪谷的悬索桥。最后,王子夫妇否决了这个方案,并让景观设计师设计了我们今天看到的这座桥梁。

喜爱动物的德布罗意王妃希望动物们(狗、猴、猫、驴)死后能在城堡附近安葬。因此,她命人修建了狗墓地。墓地所在的位置原是乡村公墓的所在地。这里从1788年起即是乡村公墓。1875年德布罗意王子夫妇购得庄园后便开始和村民们协商公墓迁址的事宜。新墓地从1881年修建至1883年,并从1883年起投入使用,这时,公园项目尚未开工。第一批遗体于1893年葬入。也就是从这一年起,德布罗意王妃将此地作为狗墓地使用。这座狗墓地原先一直禁止外人进入。坟墓共计二十余座,分三排散落在小树林的不同地方。每座墓前均摆放花箱(目前共统计出18个),大多数墓前都保留了德布罗意王妃为寄托对这些宠物的哀思而撰写的富有诗意的墓志铭。